我们都曾是少年

qq随手把生日改成老王的了,居然真的好多人信以为真送祝福,于是假装自己今天生日,祝自己和凯凯生日快乐~谢谢凯凯让我也多了个生日哈哈

希望凯凯事业顺利,演自己想演的角色拍想拍的戏,演员朋友负责好好工作,我总会陪着你的~未来路还很长,坚信最好的,尚未到来,永远支持你的影迷朋友

加油!

一个高公公黑化的脑洞

最近欢乐颂热播,大家都知道高公公和静妃成了夫妻,生了关关,于是和小伙伴们脑洞大开了下
把这个设定放到琅琊榜里,高公公和静妃本是夫妻,生下了景琰,然后高公公为了大业进了公,又想方设法让静妃也进了宫,让琰琰成了皇子,毕竟琰琰三十多静妃才进宫二十多年么~
为了让琰琰上位,一步步设计了青丝绕让谢玉上了位,使了手段让玲珑成功勾引了虾酱,挑起虾酱搞掉祈王的念头,借他们之手除掉了琰琰最大的障碍祈王
十几年始终隐忍等待机会,等到梅长苏回来复仇,就一点点的帮助景琰,最后成功让琰琰登上了帝位
至于琰琰知不知情,就仁者见仁了~
所以高公公是终极boss,幕后黑手呀!

《一世真》对比《岁月风平》调色盘

一章不落的追完一世真的,那些心疼琰琰的日子,和最后终于能放下背负的担子,无数感动,泪奔,欣慰,跟无数人安利,居然这样被剽窃还毫不悔改,不可思议,支持大大!

擂文:

我一直在等着那个姑娘来解释,我没有要求她删文,没有要求她道歉,即使在知道出来调色盘之后我也没有转过,也从未公开过这篇文章的名字。甚至我后来知道文章连载再开时,我都说过事情到此为止吧,算了。


可是,我今天看到作者一篇语气近乎调侃的“澄清”。


我想说的是,看完姑娘这篇所谓的自清,大概才明白一直以来我的忍耐和沉默,都是最可笑多余的东西了。


首先,我没有说过任何【重生到赤焰案前是谁的专有梗】这样的说法,也从未这样认为,有写类似梗的姑娘在以前就问过我需不需要要授权,我跟她说过一样的话,这个有私信为证。


姑娘这篇避重就轻地说辞,看起来有些道理,但细看并没有解释为何两篇文的情节相似度如此之高。


我想指正的是这次抄袭的不是文句,而是剧情逻辑。而这些剧情不是靖王重生到那个时间点的【必然】逻辑——一滴水滴在手背上,每一次都不会滑向同一个方向。它可以有很多发展和变化,在看过《一世真》的情况下,你选择了和我高度相似的一条路线。


如果按照你的解释方式,把所有的相同点总结成【我喜欢这个角色所以让他提前出场了,你也让他提前出场了?巧合嘛】,【情节相同?我和你想的一样啊,也认为在这个情况下必须有这个情节】【林殊都喜欢翻墙?巧合】,用巧合解释了一切,那么天下就没有借梗这个说法了。


很简单的公式:一个梗一样的概率就算是50%,那么第二梗也一样的概率就变成25%,如此连着撞上十几次,一个天文数字的撞梗几率却都被姑娘轻飘飘地解释为巧合。


很多读者无法理解借梗对于写手到底是什么,就像是很多人不能理解吸色对于画手来说也是非常过分的借鉴一样。我从没有想试图说服所有人,只是没想到得到的确实如此答复。


在工作之余花了很多时间一点一点构思出来的文,变成了另一个人笔下的东西,并且一切只是巧合。


很抱歉,我认真看了几遍,还是无法接受你的解释,就像你根本不会承认你从我这里借鉴了剧情一样。


那就请允许我把姑娘的文公开一下:《岁月风平》,让大家自行判断吧。(这里我请求一句,不要牵涉CP,不要牵涉CP,和CP无关←这是我一直以来沉默的原因之一)


不过我想,无论大家的结论是怎样的,姑娘也不会停止更文了吧。


虽然姑娘不是职业写手(我也不是),不过在以后的写作中,希望你不会遇到这种事。


希望你可以在接下来的部分,写出一篇完全不同的好文章来。


 


 


河源花开:






Eve回复了xxx:其实我没想好唉 正在考虑要不要让蔺晨也留着记忆出来露个脸呢




@Eve 


(苏靖)短篇 花灯

酥胸许了郡主来世,而景琰今后的生生世世都将没有林殊这个人了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萧景琰挤出人群,左右望了望,找了个人少的方向走了过去,果然走了不多会便没了嘈杂的人声,他挑了个僻静的廊下坐了下来。

廊下没什么人,他乐得清净,今日元宵,被家中吵闹的兄弟姐妹们拖出来差点被人群挤得晕倒,同行的人早就找不见了,急忙找个安静的地方歇歇脚一会便回家去了。

坐了一会听到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,他抬头一瞧,是个白衣的书生,提着一个金鱼花灯正朝这边走来,见他抬头看自己,便点头微微一笑。

萧景琰没来由的觉得这笑很熟悉,他站起身来,微微颔首道:“公子也是去看花灯吗?那你可找错了方向,须往那边去才是。”

白衣书生笑了笑,“是要去看花灯,不过与人在此处约好了。”

“原来是约了人”萧景琰道,“那想必是公子的心上人吧。”

书生脸红了红,“是在下的青梅竹马的未婚妻。”

“那想必是位佳人”萧景琰不知为何感到一阵落寞,“哪像我啊,家里到是有一群兄弟姐妹,成天就是吵来吵去,闹腾的要命。”

“我倒是羡慕你”,书生道,“我家中就我一个独苗,小时候身体又不算好,家里管的严的很,不让跑不让跳的,还好霓凰妹妹陪着我。”

“真的?那可太可惜了”萧景琰说,“我小时候啊,什么上树掏鸟蛋啦,下水捉鱼啦,有次骑马还从马上摔下来断了腿,我娘下了禁令不让我骑马,可我还是偷偷的骑,她可管不住我,将来我还要上战场,当将军!”

“哦?”书生听的眼睛一亮,“你也想上战场杀敌吗?我也想,男子汉当有此抱负!”

“那当然啦!”萧景琰笑着说,“如今梁国虽算安定,可周围的虎狼之国都虎视眈眈,我想好了,以后要去驻守东海。”

“东海啊!那可不错!”书生道,“听说那的珍珠啊,有鸡蛋那么大,你要是去了那边,倒是可以给我带个大珍珠。”

“鸡蛋那么大!”萧景琰瞪大一双鹿一般的眼睛,“那我可得在海里摸上一辈子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”书生忍不住笑道,“那可怜你,就带个鸽子蛋那么大的吧。”

“好吧,找到了就给你带!那你呢,你想去哪?”萧景琰问道。

“我啊,我要驻守北疆,抵御大梁最强大的敌人北燕。”

“好厉害!我觉的你肯定能做到!”

“那可不一定”书生眼神黯淡,“家中希望我平平安安渡过一生,娶妻生子,过最平凡最简单的生活,我虽向往驰骋沙场,却也不能不顾家人。”

“那也没关系,改日我们约个时间,一起去骑马,也让你感受下降烈马挽大弓,”萧景琰揽过书生的肩道,“不过我们都得偷偷的去。”

“好啊,”书生笑道,“说的都有些渴了,要不要一起去茶楼饮茶,我可不能喝酒,回家会挨骂。”

“茶就算了,白水就行,我娘每次都说我喝茶简直有如牛饮,实属浪费。”

“那你岂不是一头喝水的水牛,那我该叫你,大水牛。”

正说笑间,突然传来个银铃般清脆的声音,“殊哥哥,我来啦!”

萧景琰转过身,只见一个容貌俏丽的少女正笑着跑过来。

“霓凰”书生立刻朝她走去,“你慢点,急什么啊。”

“我来晚啦,害你久等,这花灯好漂亮!”

“这就是送你的啊,你喜欢就好。”

“我喜欢!殊哥哥送我的我当然喜欢啦,殊哥哥那边花灯可漂亮了,我们去那边看吧。”

“好啊,那边人多,你可别走丢了。”

萧景琰看着清俊的少年牵着明媚的少女有说有笑的朝着人群走去,看着少年那样宠溺的看着少女,全然忘记刚刚还一起聊天的自己。

他看到少年脸上绽放的微笑,觉得那是金陵城最明亮最耀眼的光芒。

他想告诉他,他叫萧景琰,以后可以叫他大水牛,他一定会给他带个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,明天就可以带他去骑马射箭,要是他想去北疆,他会陪他一起去,还可以一起游山玩水,欣赏这大梁最美的风光。

 

而他没有追上去。